中国高铁平稳性震憾世界,这位浙大本土院士功不可没!

摘要: 中国高铁运营里程高居世界第一,离不开中国科学院院士、浙江大学岩土工程研究所所长陈云敏教授的贡献。陈云敏团队提出的一套车辆—轨道—路基耦合动力分析理论,对于高铁建设事业至关重要。

11-02 19:07 首页 浙江大学博士生

0000杭州西湖三怪之一:断桥不断,国庆再次经受住了考验!前往西湖旅游的绝大部分游客来自省外,其中,他们的出行离不开高铁。纵观12306购票网站,真所谓一票难求!!!

        中国的高铁技术可是国人的骄傲呢!中国高铁技术已是世界顶尖水平,是外国人眼里中国的“新四大发明”、最想带回家的“中国特产”之一哦!

        中国高铁速度惊人,今年6月25日“复兴号”下线,最高时速可达350公里运营,标志着我国成为世界上高铁商业运营速度最高的国家!

        中国高铁的安全性和平稳度可是首屈一指的呢!一网友脑洞大开,在高铁上做了一个小实验,结果震惊全世界哦!

        高速行驶的列车上,4枚硬币稳稳立住,并且能保持立住的状态超过一分钟。中国高铁的平稳、舒适已经被无数网友点赞。

        嘘,悄悄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中国高铁能如此平稳,离不开中国科学院院士、浙江大学岩土工程研究所所长陈云敏教授哦!

攻克高铁路基沉降等世界难题!

        众所周知,我国高铁运营里程不仅高居世界第一,更超过其余各国里程总合。这些高速铁路许多都建设在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的软土地基上,轨道路基因此面临沉降这一难题

        轨道沉降诸多的麻烦这种不均匀的沉降会让轨道变得不平顺,“坑坑洼洼”,甚至引起轨道结构的损坏。列车在这样的轨道上行驶,乘坐舒适性降低、脱轨风险增大,甚至不得不限制车速,同时也减少高铁服役寿命

        陈云敏团队对高铁路基沉降的研究从我国高铁事业起步之初就开始了。经过长期钻研,他们成功提出了一套车辆—轨道—路基耦合动力分析理论,从而能细致地刻画列车运行引发路基沉降的种种复杂效应。

        比如,列车高速行驶的速度效应对轨道路基的影响;一班接着一班的列车反复驶过,对路基沉降的循环累积效应;地铁盾构施工造成的扰动效应等——这些因素都已经从模糊的概念,变为定量的分析。在此基础上,科研团队又进一步提出了控制和修复路基沉降的方法

由陈云敏团队自主研发的高速铁路全比尺动力试验创新装置

        在浙大建工学院的实验大厅,有一套由陈云敏团队自主研发的高速铁路全比尺动力试验创新装置。映入眼帘的是高达数米的路基,路基之上是轨枕、铁轨,铁轨之上,是8个动力激振器。实际上,铁轨也是分为8截互不相连的。这些激振器每秒最快能起降30次,像“弹钢琴”一样快速地此起彼伏,把车轮驶过铁轨的连续过程模拟出来,最高能够模拟轮轴荷载达20吨的列车以360公里的时速驶过铁轨

实至名归,拿下茅以升科技奖

        在这套装置的帮助下,实验人员能够建成与现场条件相同的路基,再由激振器模拟不同速度的列车驶过的情况。现实中长达数年的列车载荷带来的路基沉降,靠实验室中的“假车”,能在几个星期就能完成模拟试验。科研团队还不时向路基注水,模拟在雨雪和地下水升降等更加复杂条件,实现可控条件下路基沉降试验。

        近年来,这些路基沉降研究的最新成果已经应用在许多地方,取得经济效益1亿多元。路基沉降修复最大抬升量达45毫米,经验证2年后期沉降小于1.5毫米,解决了高铁沉降的不停运修复难题。

        而凭借着如此显赫的成就,在刚刚结束的茅以升科技教育基金会第26届颁奖大会上,陈云敏教授获得茅以升科技奖土力学及岩土工程大奖

一位浙大自己培养的院士

        这么厉害的专家,可是浙大自己培养出来的顶尖人才哦!陈云敏教授从本科到博士,都在浙大就读。今年5月,在母校120周年纪念大会上,陈云敏教授就表达了他对浙大深深的感激与热爱:

0000“是浙大培养和成就了现在的我。浙大厚实的本科基础课教学让我第一次感悟到数学对生活的精确表述、对逻辑的完美演绎,感悟到自然和科学美,激起了我出于好奇心而产生的求知欲。研究生阶段我跟随导师曾国熙先生、吴世明先生研究岩土工程,先生倡导的理论、试验和工程实践相结合的研究思想,科学地诠释了对真理的探求、质疑、验证及应用,他们言传身教使我学会了做人、做事、做学问的基本道理和方法。十年求学,母校塑造了我健康向上的人格、科学的思想、纯粹好奇心驱动的探索精神、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等。仔细想想,这些就是我们校训‘求是创新’的精神,她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一生。”

        陈云敏教授同时从三个层次,表达了对工科学生们的学习提出了一些建议:“我认为工科学生课程体系应该有3个层次:第一,作为大学生的课程;第二,作为工程学科学生的课程;第三,工科具体专业的课程。在课程体系设计中,要考虑哪些是工科学生必须掌握的“通识”。学生少学一门专业课关系不大,日后可以在工作和学习中补;但如果没学过电路设计这一类型的“工科通识课”,在知识结构上就缺了一块,这样的人才将来想成为大师是很难的。

0000工程学科学生最重要的能力是设计能力。学生所学的知识通过设计应用于产品,创新也是通过设计来实现的。在工程教育中,要加强设计能力的培养。从学生本科一年级开始到四年级,设计的方式和对象可以不一样,有所递进。一年级可以做通识的设计,四年级做更加专业化的设计。”

博会出品

来源 | 浙江日报、求是新闻网

责编 | “学术小咖”新媒体中心:许涛 王贝贝 季诗誉




首页 - 浙江大学博士生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