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指使手下把孕妇开膛破肚,还有明星把他当神,世界疯了?!

摘要: 是我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11-01 21:34 首页 bookface

先来看两张照片。

同一个人,左边是他70年代的样子,右边是现在的模样。

平心而论,年轻时还有几分帅气,但随着岁月的流逝,那股子邪恶劲儿已经藏都藏不住了。

相由心生,诚不我欺。

细心的人可能看出来了,左边这张前额上有个X符号,右边那张却变成了著名的纳粹符号。

这个X符号,就是美国历史上最疯狂的邪教组织——曼森家族成员的标志。

对,这位就是恶名昭彰的曼森家族大boss、最疯狂的杀人魔王——

查尔斯·曼森(Charles Manson)

这个名字让人谈之色变,尤其是对美国人而言。因为他犯下的罪行太令人发指了。

他到现在还活着,目前在加州科克伦州立监狱服刑。

你别误会,曼森家族其实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组成的“家族”,而是一个杀人如麻、嗜血疯狂的邪教团体。

这个邪教组织曾在上个世纪60年代杀害超过30人!

手段之残忍令人无法直视。

这个邪教组织以曼森命名,可想而知,他对属下的影响力有多大。

曼森是没有直接参与各起凶杀案,但是这个人对追随者具有的号召力之大,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而他和他的追随者犯下的罪行,对当时的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曼森是个嬉皮士,在那之后,美国各大城市都出现了反嬉皮士的浪潮,席卷全球的嬉皮士运动从此迅速滑坡,没过几年就从公众的视线里消失了。

之所以会有如此巨大的轰动效应,不但因为其作案手法残忍至极,还因为他们杀害的,是当时好莱坞著名电影导演罗曼·波兰斯基(Roman Raymond Polański)的妻子莎朗·塔特(Sharon Tate)和她的四位好友。

而且,塔特被杀时还怀有八个月身孕。一尸两命。

怀孕的莎朗·塔特

1969年8月10日,早上8点,威妮弗雷德·查普曼(Winifred Chapman)像往常一样来到茨埃罗大道10050号的花园豪宅上班。

这座豪宅的主人就是波兰斯基和塔特夫妇,查普曼是他们的管家。

她刚来到宅子前,就看见车道上停着一辆白色的车,旁边躺着一具尸体,浑身是血。

惊慌的查普曼赶紧往起居室跑去,见大门敞开着。眼前的场景差点吓得她晕死过去:

屋内一片狼籍,两具尸体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瘫在沙发旁的是女主人塔特。她从胸部到腹部被划开,内脏漏出体外,八个月的胎儿几乎被剜出,脖子上伤口还在流血,一条绳子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紧紧缠在她脖子上。

绳子的另一头,捆着一具男尸,那是塔特的造型师杰·西布林。

后来,据抵达现场的警方初步分析,塔特身中16刀,死前还受到非人的凌辱折磨;西布林表情扭曲,是被活活勒死的;躺在车旁的是18岁的史蒂文·派伦特,身中4枪。

警方还在室外草坪上发现穿着睡衣的女子艾比盖尔·佛格,身中28刀;另一名30多岁的男子沃伊特克·弗里科伍斯基,头中13枪,身上被捅51刀。

屋内没有贵重物品丢失,但凶手在卧室的门上用塔特的血写下几个字母“PIG”(猪猡)。

看起来是深仇大恨。

警方判定为团伙作案。

案发前一天晚上,莎朗·塔特邀请了四位朋友来家里过周末,想不到竟成了“死亡周末”,这位美丽的准妈妈和即将出世的孩子就这样无辜被害。

更令人震惊的是,当晚其实还发生了另一起凶杀案,就在几十公里外。

死者是加州某超市的董事长雷诺·拉比安卡和他的妻子。

这一起凶杀案手段更吓人。

拉比安卡的咽喉和肚子上各插着一把餐刀,胸上刻着“WAR”和一串“X”符号;他的妻子被勒死,然后遭乱刀猛刺。

凶手同样用被害人的血在起居室墙上写下“Death To Pigs”(猪猡去死)、“Rise”(站起来)和“Helter Skelter”的字样。

Healter Skelter,是披头士一首歌的名字。后来人们才知道,曼森特别喜欢这首歌,把它当做他要发动的种族战争的名字。

这么明显,警方很快就判断出,两起凶杀案是同一伙人干的。

可是警方查了两个多月,一点进展都没有。

洛杉矶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凶手不图钱财,杀人手段血腥残暴,纯粹就是为杀人而杀人,这种类型,想防都没法防。

后来,案情出现转机,没想到是他们自己人说漏了嘴。

有个因毒品案入狱的女子苏珊·阿特金斯,可能是因为嗑了药神智不清,竟然向狱友谈起那两起凶杀案的细节,还承认自己和另外三名曼森家族成员就是凶手。

狱友知道这事非同小可,转头就举报了她。

警方立即将苏珊列为突破口,经过侦查,最后锁定了五名嫌疑人:查尔斯·曼森、查尔斯·沃森、苏珊·阿特金斯、帕特丽夏·考文可、莱斯利·范豪顿。

以上从左至右是:苏珊?阿特金斯、帕特丽夏?考文可、莱斯利?范豪顿。

看到了吗?她们额头上都刻有X符号。

1969年底,警方收集齐了证物、证词、证人,宣布两起凶杀案告破。

凶手证实就是曼森家族的四名成员,幕后指使者,就是查尔斯·曼森。

接下来的整个审讯过程全部被摄像机拍了下来,全美播放。

曼森充分展示了他的“戏精”天赋,每天都以不同的面目示人:

三名女嫌犯更抢镜。

她们每次出庭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唱着歌,手拉手,意气风发地走向法庭,仿佛去开party。

但是整这些幺蛾子也救不了他们。

1971年1月,法庭审理前后历时9个半月,法院最终裁定五名被告人8项谋杀罪、阴谋策划谋杀罪成立,宣判了对曼森等四名罪犯的刑罚判决:

电椅死刑

可惜的是,美国联邦法院偏偏在1972年废除了死刑,所以曼森等人得免一死,自动改判为无期徒刑。

几条狗命被留了下来。

当年对曼森的审理是美国历史的两个“之最”:

一,是美国历史上审理时间最长的案件;

二,是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诉讼——所有花费在当时就超过了100万美元。不过后来这个纪录被辛普森案打破了。

然而,这个案子余毒未清。

苏珊·阿特金斯说过:

曼森家族曾在山谷沙漠中杀过人,而至少有十一人的尸体一直未被发现。

39年后,警方果然在曼森家族居住的农场里发现了两个秘密墓地,挖出了几十具森森白骨。

但根据美国法律,控告对象已经入狱服刑之后,警方不能再动用公共资金进行深入调查,该案只能不了了之。

曼森入狱后,一点都不安分。从1971年入狱,这46年来,曼森频频违反监狱规定,高达数百次。他因为持有手机和自制武器惹上过麻烦,申请过不下12次假释,都被驳回了。

下一场假释听证会定在2027年举行,那时候如果他还没死,就92岁了。

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是,他的追随者和崇拜者竟然越来越多。

那个长得跟鬼似的的著名摇滚巨星玛丽莲·曼森,就是因为崇拜他而给自己取了曼森这个名字的。

奇了怪了!

曼森是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收到信件最多的犯人,平均每天他都会收到4封崇拜者寄来的信件。

这家伙竟然还能趁机泡妞。2014年,曼森与一名叫阿夫顿·伊莱恩·波顿的27岁女粉丝领了结婚证。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证书失效了。

看到这个,你可能会怀疑人生。

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杀人如麻的恶魔竟然那么逍遥,有那么多人崇拜,有那么多人觉得他酷。

他到底有什么魅力?

波叔也不是第一次讲邪教头子的故事,以前讲过日本的麻原彰晃印度的辛格,森森地了解到,这世上有些事情,它就是不讲道理的。

查尔斯·曼森出生于1934年11月,是个妓女的儿子。

成长的套路也很典型:

有娘生,没娘教,被姨妈收养,被姨父虐待,离家出走,踏上犯罪道路。

少年曼森

1951年,他假释出狱后去了旧金山。

转眼到了60年代。那时候的美国,社会不稳定,陷于越战泥潭,种族冲突激烈,价值观崩溃错乱。

全民精神空虚的时候,最容易滋生邪教。

邪教的套路不外乎此。

曼森毕竟是从小混社会的人,本来就有表演和演说天赋,现在更加练得炉火纯青。

他用性、音乐和毒品控制了一批迷茫的信徒,将自己神化,顺势创建了“曼森家族”,加强对信徒的精神控制。

到1969年,这个组织已经有近一百个成员,女的被分派去卖淫贩毒,男的以抢劫盗窃为业。

简直就是个盗匪淫窝。

接下来讲回之前的案件,他们为什么会闯入波兰斯基夫妇的豪宅杀人?

直接原因竟然是因为曼森那颗想当歌手的心没有得到满足!

他创作了一首名为《曼森杀人王》的歌,想请音乐制作人特瑞?梅切尔为他录成唱片。

歌名那么赤裸裸,音乐也乏善可陈,梅切尔当然拒绝了。

没想到曼森怀恨在心,命令三女一男前往梅切尔的住所,要取他性命。

以最残忍的方式处决里面住着的人,并且不能留下活口。

梅切尔捡了一条命,因为他刚搬家。倒霉的是莎朗·塔特,因为正是波兰斯基夫妇成了那座豪宅的新主人。

一切都是阴差阳错。

还有一种说法,是说波兰斯基在1968年拍了一部以邪教为主题的电影《罗斯玛丽的婴儿》,所以就被曼森家族盯上了。

不管怎么样,最无辜的就是美丽的莎朗·塔特和她的朋友们。他们不该遭受这样的摧残。

想想那已经孕育了八个月、即将出生的胎儿,波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们很容易联想到,曼森悲惨的童年,造成了他严重扭曲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他表面宣扬爱和自由,内心却崇尚暴力。

他用精湛的表演天赋,掩盖冷漠残酷的内心。

所谓的爱与自由,其实建立在牺牲别人的自由、幸福甚至生命的基础上。

那些正处于叛逆期的年轻人,因为精神世界的空虚,心甘情愿地成为了恶魔的杀人工具。

好可怕,当叛逆和空虚占据我们的心灵,我们离杀人机器就不远了。

杀人狂就是杀人狂,没什么好说的。

今日心情 怕怕

杀人狂有什么值得崇拜的?



点击蓝字,阅读更多人物故事


《谢谢你骗我,这样的骗局,给我来一打》

《我被这段片子吓了20年,你现在跟我说是假的?



首页 - bookface 的更多文章: